【关闭】
详细信息

“阿诗玛”牌香烟

子标题

来源:烟机公司 童安容 2012年11月05日 14:48

打我记事起,父亲指尖总是弥漫着淡淡的烟草气味。

六岁以前,很少有机会和父亲独处,每次见到他,心里总是怯怯的。父亲并不是一个细致的人,但对于他年幼的小女儿,他总会拿出少有的耐心和细心,想尽办法拉近父女俩儿的关系。对于孩子,零食永远充满了魅力,于是父亲把我唤到跟前,说:“去给我买包‘阿诗玛’。”刚开始,我是极不情愿的,迫于大人的威信又不得不去,心里不免犯嘀咕。这时父亲会拿出几颗“华华丹”在我眼前晃悠,很快我便乐意担起这门差事来。每次接过香烟,父亲都会取出一只点上,用力的吸上一口,猩红的火花便会向上游走,在微微的烟雾中,是父亲一脸的满足。父亲的烟瘾很大,买烟的间隔也很短,那时的我,总是盼望再为父亲买烟,因为那样就能吃上酸甜的糖果……就这样,那包小小的“阿诗玛”香烟,在我和父亲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渐渐地,市面上再也找不到“阿诗玛”香烟了。没它的日子,父亲时常念叨它的味道。

我无法体会烟民和香烟之间的感情,而它对于我,多年过去了,印象依旧清晰。幼时,我是极害羞的,父亲让我买烟,却从不陪同,看着摆放在商店玻璃柜台里的各色香烟,听着售货员热情地兜售,我总是红着脸、低着头,半天说不出话来,当我紧张地说出“阿诗玛”三个字时,手心早出汗了。拿到白色烟壳上印有少数名族少女红色剪影侧身头像的“阿诗玛”,细细打量,她是那样的美丽、神秘,将我深深地吸引住了,向父亲询问,父亲向我讲述了她动人的爱情故事。那一天,我知道了云南,知道了石林,知道了这片滋养着多个少数名族的富饶红土地,也是从那天开始,我与春城结下了不解之缘。

曾经,缠着为父亲买烟的小女孩已经长大,父亲随着年岁的增长,虽保留抽烟的习惯,却也只是闲暇时点上一支解解闷罢了,家人多番想让老人家把烟戒了,但都未成功,我想:那是因为年迈的父亲对香烟有着难以言状的依恋吧。每当看见父亲吸着手中的香烟,我仿佛依稀看到父亲年轻时的模样,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孩提时代,高高举着烟,大声地对父亲说:“爸爸,‘阿诗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