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详细信息

纸上沧桑

子标题

来源:红塔集团楚雄卷烟厂 杨金坤 2012年10月22日 15:18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1995年才踏入烟草行业的我,很多前辈人艰苦创业的日子是无法再去经历和体验了。可因缘际会,2008年,我有幸参与了厂里的志书编纂工作,在那些尘封多年的历史资料里,在那些饱含深情的文字叙述里,真切地感受着创业者们艰难的脚步,也感受着企业在时代大潮中的发展变化。

1974年,拿着革委会的一纸批文和划拨在南华县城东郊的一片荒地,楚烟的创业者们凭着满腔的热情,开始一穷二白的创业局面。没有资金、没有人员、没有设备、没有技术、没有厂房……但在那火红的年代,人们有的是战天斗地的精神:资金,一点点的向州财政要;人员,一个个的从全州各地召;房子,大家动手脱毛坯自己盖;就是最为艰难的烟机设备,创业者也是以无畏的勇气,揣着州革委的一纸介绍信,背着当时流行的军用帆布包,在火车上挤了几天几夜的硬座,又历经多少艰难曲折,才敲开国家民委的大门,最终以全国仅有的两个彝族自治州的特殊和彝家汉子的质朴打动高层,获得从许昌引进烟机设备的批准,而且采取用木材换设备以物易物的方式,解决了资金上的困难。

可是,战天斗地的彝家汉子虽然有着满身的力气,却舞弄不了“哐!哐!”作响的铁机器。随着调机器的老师傅们一个个撤离,始终摸不懂脾气的机器开始扯皮,生产出的烟支不是爆口就是漏气,“空、松、软”更是成了代名词。这样的产品呀,怎能在市场上出击,换来的是一纸停产整顿令律。于是,热闹的车间机器停止了日夜的运转,工人们白天扛起锄头到山上开荒种“大窝塘”包谷,晚上则召开批判大会,狠斗私修一闪念。“本以为进了工厂,可以有份正式的工作,结果弄得现在天天修理地球”,很多的人选择了离开。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要知道那时的烟厂工人被人称之为“灰老鼠”。因为生产车间粉尘太大,一个班下来身上就是一层厚厚的烟灰,而且长时间白天黑夜的12小时连班倒,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不要说姑娘见了就捂着鼻子跑,就是连见姑娘的机会都没有。尽管厂里真的缺人手,但知道大家难处的厂领导在尽量做工作的同时,也咬着牙说,愿意走的都可以走。其实在一张张调动申请上签字的手是那样的颤抖……

“人走了可以再招,但质量要是再砸了,厂子就完了。”就是凭着这样的信念和气魄,楚烟再次艰难地起步。一个个懂设备的老师傅被请进厂里悉心指导,一批批年轻的姑娘小伙被派出去虚心取经学习。产品质量一步步的起来了,产品销量也一点点的上去了。1982年,楚烟的产量突破了10万箱,而且获得省政府的批准,开始进行15万箱改扩建工程。就是这楚烟人用心酸和汗水换来的10万箱,让楚烟得以跨过了历史发展上最艰难的一道坎。迈过了这道坎,才有现在的楚烟;迈不过这道坎,楚烟就只是历史上划过的一颗小小的不起眼的流星。楚烟是幸运的,因为国家局1983年关停并转计划外烟厂的产量下限刚好是10万箱;楚烟也是不容易的,为了稳住产品质量,大家可是咬着牙拼过来的。以后的日子,虽然也有过艰难曲折,起起落落,但楚雄卷烟厂一直在不停地发展壮大,也渐渐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型轻工企业,成长为楚雄州的支柱产业之一。当年决策者几十万元的投资,换来了现在年实现税利50多亿元的天文数字……

斗转星移,岁月沧桑。当年的决策者们或年岁老去,或离开了这片他们眷恋着的土地。当年火红的激情岁月,我们无缘投身进去,可看着那一页页发黄的历史印记,仿佛倾听着创业者的轻声细语。历史不会忘记,作为新一代的楚烟人,作为中国烟草的一名员工,我们的心中满是感激,没有创业者的勇敢和坚持,没有探索者的执着和努力,哪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